今天是: 濟南雅風小語種隸屬于濟南市迪諾外語培訓學校,辦學許可證號為教民1370112701110050號
濟南最專業的小語種培訓學校
當前位置:小語種培訓 >俄語 > 俄羅斯相關 >俄語在世界上的分布

推薦圖文
熱文排行

俄語在世界上的分布

發布時間:2015-11-25    來源:雅風小語種    作者:雅風俄語  

俄語是俄羅斯、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未得國際承認的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國、南奧塞梯、阿布哈茲的官方語言。它也是聯合國六個官方語言之一。在俄羅斯及前蘇聯境內,對于以俄語為母語或第二語言的人士來說,用俄語上課是熱門的選擇。雖然俄羅斯人人口在俄羅斯占了78%,在白俄羅斯占10%,在哈薩克斯坦占26%,在烏克蘭占17%,在吉爾吉斯斯坦占9%,在摩爾多瓦占6%,在阿塞拜疆占2%,在喬治亞占1.5%,在亞美尼亞及塔吉克占了不足1%,但是以俄語授課的學生在俄羅斯占了97%,在白俄羅斯占75%,在哈薩克占41%,在烏克蘭占25%,在吉爾吉斯斯坦占21%,在摩爾多瓦占7%,在阿塞拜疆占7%,在格魯吉亞占5%,在亞美尼亞及塔吉克占2%。除非政府嘗試減少以俄語教授的科目,拉脫維亞、愛沙尼亞、立陶宛仍然有以俄語教學。

---------------------------------------------------------------------------

俄語在除俄羅斯聯邦以外的獨聯體和波羅的海國家已失去了往日的輝煌。但如果就此斷言俄語很快就會退出這些國家、被這些國家徹底“遺忘”也未免失之偏頗。 

俄語是世界最大的語種之一,在俄羅斯帝國和蘇聯時期都曾在領土范圍內各少數民族地區 強力推行使用俄語。為了加強統治,沙皇政府確立俄語是俄羅斯帝國境內惟一的國語,“俄羅斯化”是沙皇統治時期民族政策的一部分。 

十月革命,蘇聯黨和政府宣布各民族平等,確認了各民族語言平等和自由發展的原則。但在斯大林時期情況逐漸發生變化。1938年3月,蘇聯政府通過了關于各民族共和國和州必須學習俄語的決議,規定在各民族學校開設俄語必修課,要求中小學生在口頭和書面上能自由運用俄語,獨立閱讀俄文報刊和書籍。此后,蘇聯加快推廣俄語的步伐,俄語成為各民族的統一交際語言,民族語言逐漸萎縮。 

蘇聯解體后,俄語在原蘇聯地區(被一分為十五)的地位受到了嚴峻挑戰。在各種宣傳媒介上,在群眾性集會上,在競選演說中,為民族語言而斗爭成了最熱門的話題之一。 

▓ 俄語在白俄羅斯、烏克蘭 

俄羅斯、白俄羅斯和烏克蘭民族同屬斯拉夫民族,他們的語言是東斯拉夫語的三個分支,歷史上就有親緣關系。蘇聯解體后,由于白俄羅斯和烏克蘭對俄政策迥然不同,俄語在這兩個國家的處境也大相徑庭。 

俄語在白俄羅斯的地位相當樂觀。白俄羅斯獨立后也曾一度主張“白俄羅斯化”,但是在全民公決中沒有得到廣泛支持。至今在白俄羅斯,憲法仍將俄語和白俄羅斯語同時確定為國語,兩種語言都被廣泛地使用著。大部分高等專業學校和中小學都用俄語授課,高考時考生可以選擇用俄語或白俄羅斯語答卷。白俄羅斯第一任總統盧卡申科特別強調,白俄羅斯人民不會拒絕俄語,他說:“讓我們的俄語和白俄羅斯語都留下來吧。我們將和平地完善我們的民族語言,而不是通過斗爭和革命的辦法。” 

俄語在烏克蘭的處境則不容樂觀。1991年獨立后,烏克蘭在憲法中規定烏克蘭的國語為烏克蘭語。克拉夫丘克、庫奇馬和尤先科三位總統更是以推行“烏克蘭化”為己任。 

根據烏克蘭法律,所有公職人員必須掌握烏克蘭語,結果造成烏克蘭的俄羅斯族人口迅速減少。據統計,從1989年至1999年十年間,烏克蘭的俄羅斯族人口從原來的1135.6萬減少到83.34萬(其中一部分是因為有烏克蘭族人血統而登記為烏克蘭族)。 

特別是尤先科一上臺,就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強化烏克蘭語的國語地位。烏克蘭文化部長更是表示,“要讓烏克蘭的廣播中只有烏克蘭語的聲音”。此言一出,烏克蘭一些以俄語節目為主的廣播電臺立刻感到嚴重的生存危機。又據俄羅斯《消息報》報道,烏克蘭教育部禁止烏境內俄語學校畢業生用俄語參加大學升學考試。這種“一刀切”的做法意味著這些學校要么關閉,要么改用烏克蘭語教學。 

盡管俄羅斯民族與烏克蘭民族有著親緣關系,兩國又有300多年的結盟史,可在烏克蘭政府推行的“親西遠俄”政策背景下,烏克蘭在“去俄羅斯化”的道路上漸行漸遠,今后俄語在公開場合使用可能受到的限制會越來越多。 

▓ 俄語在中亞五國及外高加索三國 

吉爾吉斯斯坦獨立之初,議會通過了一系列限制俄語的法律,根據這些法律規定,不懂吉爾吉斯語的俄羅斯族居民不能在軍隊和政府機關等部門工作,結果造成大量俄羅斯族軍官、法律工作者及其他行業的專家學者回流俄羅斯。1993年,吉爾吉斯斯坦發布總統令,給予俄語以官方語言的地位。2000年5月29日,吉爾吉斯斯坦通過《國語法》,確立俄語為吉爾吉斯斯坦第二國語。 

哈薩克斯坦憲法規定哈薩克語為國語,俄語為官方語言,在國家組織和地方自治機構中俄語與哈薩克語一樣平等地使用。俄語至今仍是政府和議會的辦公語言。政府部門中有一半的職位由俄羅斯族、烏克蘭族和德意志族人擔任。在大型國際會議和全國性會議上,總統納扎爾巴耶夫經常用俄語發言。 

烏茲別克斯坦1989年立法規定:所有在管理部門工作的人員必須通曉烏茲別克語。1998年烏茲別克斯坦議會廢止了該規定。總統卡里莫夫還向議會建議取消一切在任職、提升及參加社會生活方面的語言限制。 

在土庫曼斯坦,俄語和俄羅斯族人的處境尤為艱難。據俄羅斯報刊報道,土庫曼斯坦全境只剩下了一所俄語學校。因為不懂土庫曼語,成千上萬名教師、醫生失去了工作崗位。 

塔吉克斯坦憲法規定塔吉克語為國語,俄語為族際交際語。塔吉克斯坦的俄羅斯族人在1992年~1994年大量撤離塔吉克斯坦倒不是因為語言和教育問題,而是因為塔吉克斯坦的內戰。 

外高加索三國阿塞拜疆、格魯吉亞和亞美尼亞獨立后也先后在憲法中規定了本國的主體民族語言為國語。而三國獨立后的經濟危機、武裝沖突讓許多俄羅斯族人放棄了家園。

上一篇: 普京國情咨文(全文)
下一篇: 常用俄語名的含義
相關閱讀
試聽有禮關注我們
AG甜一甜屋开奖